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松花江水向东流

发布时间:

松花江水向东流

第一集

一九二八年夏,一列载客火车开进了江城火车站,蒸汽机车头上,散发着阵阵浓烟.郑志良带着佟少秋和张自东来接父亲,他们即是工专的同学,不久前,又在文庙里结拜成把兄弟.

谈话中,郑老爷已下了火车,他在吉林经营木材已多年.这回出门到奉天去瞧病,顺便到分号了解木材生意情况.志良他们接上郑老爷回家,还遇上新来的年青的法国神父,为他叫好去江边天主教堂的马车.

郑家对面街上不远是李家药铺.东家李士元,几代人行医.表兄周大伯由女小儿玉敏陪伴从乡下来治伤.住在了李家.乡下前些天闹土匪,为了藏家里的几匹马,被一伙胡子追赶,摔下马来,折断了左臂.由红伤大夫正骨,治疗数日.

李家姑娘带玉敏去教堂,看新来的神父带来的无声电影,回来江边路上,遇见散步的郑志良和张自东.李家姑娘认识自东不久,但颇有好感.玉敏与志良邂逅,一见钟情.


郑老爷从奉天给郑母买了新皮匣放首饰,遭二姨太的妒嫉.提到志良婚事和老房子扩建工程,引出传家宝-金锁的故事.但未仔细交代.志良回家,提及刚巧的相遇,引起郑母的注意.为谋取家中的利益和地位,二姨太曾鼓吹老爷娶她的远亲,金矿上陈老大的女儿.郑母反对.郑母第二天便去李家探访.

李家公子在上海学西洋画,放假回来正以玉敏为模特画肖像.郑母与李家和周大伯背后谈论什么事.玉敏若有所思.


年底,由李家做媒,郑家下了聘礼,伙计王炳昌到冰雪覆盖的松花屯.周家开染房,玉敏从小到大,看着父亲和叔叔们,染布卖布,学到不少的知识.恰逢年关,叔叔们赶着爬犁办年货,众人猜拳饮酒,喜气洋洋.玉敏也放下手里的针线,父母心里高兴,又谈起郑家.

松花江边?淞,在阳光中格外耀眼.



第二集

一九三0年夏,郑家上下忙着抄办婚礼,二姨太费劲心机,与郑母为家财反复无常地争执.郑老爷回家,甚为恼火.二姨太原出身青楼,后来勾引上郑老爷,求他帮着赎身后做了偏房.几年来,千方百计谋划其家产.

工专学校里,老师正讲力学课.下课后,大家说笑志良娶亲闹洞房的事,张自东对佟少秋耳语,喜出望外.

佟少秋回到蓝旗堆子胡同的家,见到父亲正在喂鸟.佟家属镶蓝旗,自满清入关,多有人在京城作官,佟老爷也是宣统退位后,才回老家,闲散十几年了.前天上午郑家送来请帖,还请他做证婚.

张自东做男宾相,陪志良骑马城门外迎亲.玉敏由弟弟常林跟着,乘花轿随着乐声,来到郑家门口.引来街坊邻居,看热闹人群中,剧中人物多有出现.女宾李家姑娘对张自东格外关注和倾心.

拜过天地后,一边摆席宴宾,一边开台唱京戏.头一出是秦琼买马,接下来一出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.郑老爷酬谢来宾,与李士元,佟老爷等交杯换盏.郑母怨二姨太请戏班点的两出戏,缺乏吉利.佟少秋到是看上了演杜十娘的小旦银艳.看得入迷,私闯后台相见.


洞房花烛夜,志良与玉敏相对而视,有情人终成眷属.然而,他们却不知,日寇魔掌正悄悄*讼蚨比。蓖恚⑸司乓话耸卤洌欢远缘娜湛芎妥凹壮担灰辜洌空剂怂苫ń桨叮


几日宵禁后,志良还是担心要回学校看看.来到学校他被眼前所见的凄惨一幕惊呆了.校工告诉他,张自东和另一同学,夜间返校,被日寇杀害.

掩埋了同胞,志良擦干了眼泪,心里激发了对日寇无比的仇恨.一人在松花江边的阴雨中独行.



第三集

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,松花江上还是充满了寒意.

日寇侵入后,对伐木和木材生产销售进行管制,多由与关东军有联系日本株士会社经营.郑家的生意陷入瘫痪,债主来讨债,伙计也只好遣散,郑老爷因此一病不起.二姨太趁机揽权,骗走房照等证件,谋划卖掉固定资产,好任她挥霍.这件事引起玉敏的警觉,她同志良商量对策.

志良在家无心读书,家里的争吵,更增添了他的烦恼.因一些老师和学生读逃亡到关内,学校暂时无法复课.志良来找佟少秋,把悼念张自东,憎恨日寇的诗给他看.佟少秋亦反感日寇和伪满政权,心情沮丧.时常陪父亲去听京戏,每有小旦银艳的戏.必到捧场.

伙计王丙昌急忙来找志良回家.玉敏因帮婆婆说话,维护郑家的利益,遭二姨太殴打,之后她反要志良赔罪.二姨太勾结维持会的陈二(独眼)等,来家喝酒打麻将,无礼取闹.玉敏气愤不过,找人评理.佟老爷等来协助调解.

郑老爷经一番思考后,叫郑母和志良到身边.说出将来家里让玉敏主事的想法.认为这样才能遏制二姨太,保住郑家不败.志良说他想上学深造.

张自东的死,使李家姑娘受到强烈的打击,精神恍惚.李母一边给她服药,一边去教堂祷告,求神保佑.志良经常来安慰,同她一起写字画画.志良告诉她,已求人找到铁路上,机务段里的一份工.




第四集

郑老爷病得不能理事,玉敏劝婆婆与二姨太分家.郑母最后下了决心,由李中医和佟老爷做公证,让二姨太分了出去江边的七间房产和家私.陈二等帮助搬家.郑家宴请公证,提起佟少秋的婚事,佟老爷不满银艳出身,但少秋却执意要娶.李中医关切地问起志良的*况.


志良在机务段学开火车,擦车烧火,搞得满脸油泥.整日的辛苦减轻了他内心的苦恼.玉敏怀孕还来到志良的铁路宿舍送饭,收拾房间.见志良不忘学业,鼓励他找机会深造,放心家里的事.


郑家空出的房屋被一日本料理强行租用,王丙昌打扫院落,见到了新来的女招待熏子.维持会陈独眼也常来常往,趁机献媚日本人和警务队的汉奸翻译.一天,伊藤株士会社的原田,来酒馆喝酒,与熏子谈起各来满洲的身事.原田的公司业务主要为建丰满水电站供应建材.


常林来给志良送饭,志良正在灯下复*.常林告诉他,姐姐生了女儿,志良欣喜若狂.同常林奔回家看望.

晚上,玉敏帮志良打点行装,夫妻谈家里的事.玉敏计划将来把生意从新搞起来.翻修房屋.

第二天上午,志良辞别了父母亲和妻儿,乘火车去到奉天考试.
从江城火车站出发,火车上,志良远望松花江,歌声渐起.



第五集

两年后,奉天铁道学院的教学楼中,志良在制图板前专心工作,女同学文绣进来交给他一封家书.一年前,父亲病逝,日寇铁蹄统治下的东北,百姓生活更加艰难.家里的困境,不提志良也清楚.文绣见志良一脸烦恼,便带他到机车系的学生活动社,见到她的未婚夫吴达畏.吴把刚印好的传单和北*的报纸拿给他,告诉他,那里的学生正在组织抗日救亡运动.

深夜,志良读着传单和报纸,心中难以*静,时而他奋笔激书,最后还是把写好回信撕毁.

校内放映电影,内容是日军的共荣圣战的宣传片.之后,日本教官在课堂上,大谈日满亲善,东亚共荣.志良反驳,指出自己是中国人而非满洲人,同学中引起共鸣,教官恼怒地离开.同学们轰笑.个别人则心有余悸地窥视众人.


佟少秋来奉天,志良陪他到馆子里吃饭,谈起家乡的事,赞扬玉敏能干,郑家里外的事都由她操劳.又提到与银艳办婚事,戏班索要财礼等等.志良则表示,放弃去日本深造的机会,毕业尽快回去道铁路上工作.吃好饭出来,街上遇到在街上讨饭的东北军家属,二人相对无言.


达畏和文绣秘密从北*回来,讲述了参加一二九游行示威等经历,组织骨干,在奉天开展活动.志良同他们一道,印刷小报和传单,讨论发展组织等.他们积极开展工作,嘴里不时低声地唱着歌曲(松花江上),浑身充满力量.


暑假,他们一起去旅顺,在日俄战争旧址,达畏激动地讲着抗日救国,不当亡国奴的理想和行动方针.讲到东北的抗日联盟的敌后和地下斗争.在此达畏和文绣与志良等分手告别.



第六集


盛夏,常林用马车把志良接到家,玉敏和女儿迎出家门.见了母亲问安后,又跪拜过父亲灵位.

志良把从奉天带回的礼物分给大家,其中也有二姨太一份.玉敏不高兴,讲起分家后她常来在钱上纠缠不休.常自己买东西,记到郑家的帐上.

志良带了一台留声机和唱片,还特别给佟少秋两盘京戏.佟少秋已娶了银艳,在家为志良摆*臃纾蘸美罴业墓游榈乱泊由虾;乩刺郊遥傅饺站剂炝松虾#越簦蛩闳ヅ分蘖粞В始爸玖嘉位乩矗玖悸杂锉泶锓慈盏闹鞠颍硗猓∩偾锴靶┨旎鼐宋甭本忠涸鸢毂ǖ牟钍拢⑻岬皆锉竞头崧缯荆

王丙昌到二姨太处送志良带的礼物,已当上了伪警察的陈独眼正与二姨太打麻将,心里想着抓劳工的事.二姨太趁机提醒他常林和王丙昌.

日本料理内,日警务队长和原田喝酒,原田抱怨物资难筹,警长透露,铁路曾着破坏,上司要求保证运输安全,抓紧抓劳工.

陈独眼领着打手,拦住王丙昌,假翻出携带大米为由,把他绑架走,熏子茫然远望.

常林忙告诉姐姐,志良赶去警务队解救无效,玉敏打发常林连夜反回松花屯.

回家的路上,一乡下打扮中年人,送志良一包蘑菇.内藏一字条.志良读后烧掉,希望燃烧在他目光中.



第七集


龙潭站,同事老李带志良检查铁路叉和信号灯,边讲站上机务段的业务.回到办公室,日本课长又与他谈了一些工作.

下班后,老李把志良带到职工宿舍,志良不得不自己生火做饭.炉子冒烟,呛得他受不了,最后还是老李救济他两个窝头.为怀孕的妻子,志良省下供应的食品.

晚饭桌上,佟少秋抱怨饭菜的质量日减,米里沙子多,银艳叫苦不堪,俄国老头的店铺已关门,*来收查风声紧,又难偷买私货.

熏子从日店里替原田买回生活用品,原田想家人,在日本料理酒喝得多了,摇晃地走回家.醉倒在家门口.


玉敏生产一男孩,取名金琐,李中医来给玉敏号脉,说她很虚弱,开了方.李姑娘也来帮忙.郑母向李先生打听新的房管条例,怕官家又来找麻烦.玉敏则说,一定是二姨太等的图谋.常林送来鸡蛋,三个月前,志良帮他龙潭站上找了个活儿,学徒烧锅炉.得知孩子



1 <



友情链接: